丝瓜app官网最新版本

..co,最快更新爱欲横流最新章节!

封行朗刚从封立昕那边回来,就看到一辆迈凯轮冲出了别墅院落。

“封林诺,这么晚了,要去哪儿?”

虽说院落外有路灯,但还是有些幽暗的,封行朗并没看到副驾驶上的丛安安。

在封行朗出声嚷唤的那一瞬间,丛安安便已经钻窝进了座椅下方。

封林诺没有作答亲爹封行朗的质问,而是猛踩油门潇洒的离开了。

对于已经二十岁的大儿子,封行朗也不想管得太宽。想着家里还有三个孩子,他便疾步朝别墅院落走进。

刚进院落,就看到小儿子穿着睡衣横冲直撞了出来。

“亲爹……该死的大诺诺把安安劫持走了!”

封虫虫小朋友在房间里没发生丛安安后,便明白了个大概。随即便追了出来。

“什么?哥把安安劫持走了?他为什么要劫走安安啊?”

感觉大儿子跟丛安安不应该有交集才对,所以封行朗有些不解小儿子急切的嚷嚷。

清纯可爱小mm生活照

封虫虫也懒得跟不明真相的亲爹多解释什么,便拔腿就朝院落门外追去。

“虫虫……虫虫!这么晚了,一个人要跑去哪里啊?赶紧给我回来!”

封行朗健步冲了过来,直接将小儿子拎离了地面。

“亲爹,放我下来!我要去把安安追回来!大虫虫让我一定要照顾好安安的!”封虫虫扭动的幅度剧烈。

“是不是傻啊?就这两条小短腿,能跑得过哥哥的四个车轮子?”封行朗心疼彪呼呼的小儿子。

“亲爹,安安被大诺诺带走了,我好担心她……快放我下去找她吧!”

小家伙着急的在亲爹怀里又挣又扎的。就差张嘴咬上亲爹一口了。

“着急有用么?凡事要学会动脑子!以哥的车速,现在已经在十公里之外了!等迈着两条小短腿追过去时,连车P股都看不到了!”

封行朗想用双臂收勒住小儿子的挣扎;却没想小儿子的蛮劲儿似乎超出了他的预期。竟然被他成功的挣脱了开来,直接哧溜下地一路狂奔出了院落。

“……”真是个执着的傻儿子!封行朗只得跟着追了过去。

“行朗,行朗……看到虫虫了吗?”

雪落追出了别墅,正好看到丈夫朝院落外奔去,“安安也不见了……虫虫说是被诺诺给劫走了!这三孩子究竟要干什么啊?”

“虫虫就在前面呢。雪落回屋去吧,晚晚还在家呢!我去追虫虫他们!”

封行朗跟妻子招呼一声后,便追了出去。这三个孩子,没一个让他省心的。

……

疾驰的迈凯轮里,手机执着的作响着。

封林诺瞄了一眼后,便直接把手机给关了机。

他侧眸瞄了丛安安一眼,小东西一副生人勿近的高冷范儿。还是能从她的脸上扑捉到丛刚影子的。尤其是那不动声色的神态,父女俩真的很传神。

“安安,爹地最近忙什么呢?”封林诺开口问道。

要说丛安安是被他‘劫’出来的,也不冤枉他。因为他想帮助丛安安的动机本就不那么单纯。

也许他此刻内心所想的是:如果今晚见不着大毛虫,他就不想把这丫头还回去!

封林诺就不信了:大毛虫会对他的独生女儿不闻不问!

为见丛刚一面,封林诺真的是煞费苦心了!

为什么非要见丛刚一面,似乎是封林诺怨气堆积后的表现形式。

他很想当面问问丛刚:为什么会如此的冷落他?他想知道原因!

因为曾经的丛刚,也曾拿他当过掌心里的宝贝!要比对弟弟虫虫还要好上很多!

丛安安的面容已经很好的说明了她不想回答封林诺。

但鉴于自己还坐在封林诺的跑车上,而且还有求于封林诺,似乎不回答也不合适。至少得让他送上启北山城的盘山山路后。

所以丛安安还是回答了封林诺,“我爹地忙着给我和小虫子上课呢!”

“每天就只忙着给们上课?仅此而已?”封林诺扬着眉。

“仅此而已!”丛安安重复着封林诺的话。

她一直瞄看着车窗外:是回启北山城和路!

“安安,跟虫虫从小就青梅竹马……可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喜欢他呢!”

见从这丫头口中问不出什么有关大毛虫的事儿,封林诺便改了问话方向。

“他好烦人的!”丛安安嫌弃的说。

“那还不是因为他关心啊!关心则乱嘛!”

封林诺说话的方式要比钢铁直男般的封小虫动听上很多。

“我根本不需要他的关心!”

丛安安哼着气。想必平日里已经被封小虫烦得够呛!

“这是要辜负亲爹的一番心血呢!”

封林诺继续的试探,“亲爹把虫虫留在身边跟一起养……无疑是给钦定的老公,也给他自己找了个乘龙快婿哈!”

“我才不要嫁给小虫子呢!他又烦又蠢!还又矮又小!我爹地喜欢他,不等于我就喜欢他!”提及封小虫,丛安安一直都是排斥的。

封林诺瞄了丛安安一眼,“怕是这小胳膊,根本拧不过亲爹的大腿呢!他非要嫁给小虫,反抗得了么?!”

“那我就杀了小虫子!”丛安安冷声。

“……”封林诺是真被丛安安这冷酷无情的言辞给惊愕到了:不愧是大毛虫的亲生女儿,果然一样的冷血无情!

有些东西,有些情感,说抛弃就能抛弃,一丁点儿都不留!

就好比说他封林诺自己,不也是被大毛虫所抛弃的么?!

“别,别!千万别!虫虫跟亲爹的感情深如父子,要是杀了虫虫,亲爹肯定会心疼不已的!”封林诺连忙遏止丛安安这戾气的想法。

“那我就更不能放过那只小虫子了!我亲爹有且只能有我一个孩子!”

丛安安的自私,带上了冷酷。

“这小丫头啊……可不是一般的心狠手辣呢!”

封林诺幽幽的叹了口气,“真为我家虫虫感到悲哀!他要听到的这番话,那还不得伤心难过死啊!”

‘吱嘎’,刚拐上盘山山路的路口,也就是通向启北山城的唯一山路时,封林诺一脚急刹将超跑停了下来。

因为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堵住了他的去路。

越野车是横在山路上的,将上下车道都堵住了。

在面向超跑的这侧车门上,依靠着一个身穿黑色夜行卫衣的男人。

“是我爹地。”

丛安安喜呼一声,便欢快的下了车。封林诺也看清了有大半年没见着面的丛刚……他心心念念的大毛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