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他互动直播最新版app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毫无睡意的赫云舒坐起身,慢慢地走到了窗边,手里则握着自己的匕首。

“谁?”她谨慎道。

外面无人说话,却有一张纸条被人从窗户缝里塞了进来。

这纸的质地很好,并非普通人能用得起的。

赫云舒谨慎地拿起,打开了纸条。

纸条上有一行苍劲的字:来看看这惊喜吧!

是凤云歌的字体。

想起凤云歌之前所说的话,赫云舒的心里有了猜测。

只怕,今日就是揭穿刑部尚书乔青山罪行的时候。

只是,凤云歌这么早派人来,难道说,竟是要在早朝之上做这件事吗?

赫云舒尚在疑虑,外面有一个轻轻的声音响起:“公主殿下,现在走吗?”

长辫子少女的温柔午后

赫云舒顿了顿,尔后说道:“好,等我一下。”

她披上斗篷,戴起帷帽,然后打开窗户,随着凤云歌派来的人游走在漆黑的暗夜里。

出了摄政王府之后,赫云舒坐上了停在那里的一辆马车。

马车缓缓向前,行走在黎明将至的街道上。

马车一路入了宫,在路上,赫云舒听到了马蹄的声音,那是赶着去上朝的朝臣。

进宫之后,内侍引着赫云舒进了一个大殿。

这大殿很空旷,除了一桌一椅,什么也没有。

如此,赫云舒就无法看出,这大殿是做什么的。

这时,殿外有脚步声响起,凤云歌从外面走了进来。他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,脚蹬金靴,是上朝的装扮。

此刻,凤云歌的嘴角上扬,可以看得出,此时此刻,他的心情很好。

毕竟,刑部尚书也算是凤天九手里的红人了,能拿下这刑部尚书,不失为一个大的胜利。

赫云舒却是佯装不知,道:“陛下,说的惊喜,到底是什么啊?还非得这个时候来看?”

凤云歌笑了笑,道:“朕既然让来,就一定让不虚此行。”

说着,他指了指一旁的椅子,道:“待会儿就坐那儿吧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一会儿就明白了。”凤云歌神秘的说道。

之后,他转过身,朝着外面走去。

凤云歌走之后,有内侍端着茶走进来,放在了那桌案之上。放下之后,内侍也走了出去,从外面关上了殿门。

如此,这空旷的大殿,便只剩下了赫云舒一人。

赫云舒并不慌乱,她在椅子上坐好,轻抿了一口茶。

茶水清冽甘醇,让人精神舒爽,适合在早上服用。

赫云舒放下茶杯,随意地朝着一旁看去,就在这时,她发现了这里的玄机。

墙壁之上,有一部分是镂空的,从这里看出去,外面的天地是广阔的。首先映入赫云舒眼帘的,是几根硕大的柱子。

柱子之上,金龙盘绕飞舞,张牙舞爪。这盘龙金柱,是金銮殿才有的。也就是说,这隔壁是金銮殿。

瞬间,赫云舒知道了自己的所在。

再仔细地看过去,文武百官已经在那里站得整整齐齐,他们恭敬有加,噤声不言。

这时,内侍一声通传:“陛下驾到!”

顿时,百官跪倒在地,齐呼:“臣等参见陛下,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站在龙椅前的凤云歌扫视着殿内的百官,但笑不语,最后,他的目光落在了赫云舒所在的位置,缓缓道:“众卿平身!”

他的嘴角,有着不易觉察的笑意。

之后,众臣起身。

这上朝,是每一日都有的,今日也没什么例外,左不过是各位朝臣呈上自己的奏本,说明缘由,之后再由凤云歌定夺。

接连有几位大臣呈上了自己的奏本,平淡无奇。

这时,京兆尹双手捧起手中的奏本,恭敬道:“陛下,微臣斗胆,弹劾刑部尚书乔青山……”

他的话尚未说完,乔青山便跳了出来,道:“京兆尹,要做什么?好端端地,弹劾本官做什么?”

赫云舒看向了凤天九,此时她神色镇定,从外表看不出什么来。

见乔青山如此嚣张,凤云歌重重地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,怒声道:“乔青山,在金銮殿咆哮,长了几个脑袋!”

乔青山顿时俯首认罪,言之凿凿道:“陛下,微臣为官多年,一直勤勤恳恳,实在是不知哪里得罪了京兆尹,竟被他弹劾。微臣一时激动,失态了。”

凤云歌看了他一眼,沉声道:“且等京兆尹说完。”得了凤云歌的首肯,京兆尹继续道:“陛下,微臣弹劾刑部尚书乔青山欺上瞒下,将本应判决死刑的犯人偷运出去,私挖金矿,尔后又肆意伤人,将他们全部坑杀。如此草菅人命之举,人神共愤,为天地所

不容!”

听罢,金銮殿内,众人一片哗然,他们面面相觑,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

凤云歌也是微微沉了脸,道:“此事可有实证?”

“回陛下,有人证并州大盗时钱,另有物证若干。若陛下需要,即刻便可以呈上。”

“好,呈上来。”

此事,京兆尹早有准备,故而人证时钱和一干的物证很快就准备齐全,带上了金銮殿。

首先上来的,便是那人证时钱,也就是赫云舒和燕凌寒之前见过的那一位。他手法极好,在小偷这个行当里,也算是个行家里手。

凤云歌坐在龙椅之上,俯视着时钱,道:“把所知道的都说出来,不准有任何遗漏。”

“是,陛下。草民时钱,本是并州人士,在并州的时候便有小偷小摸的行为。后来听说青城富贵人家多,便和同村好友一起到了这里来。因偷盗了金壶一只,被刑部尚书乔青山乔大人判决死刑。”

听到时钱的话,众人愈发诧异。

若只是偷盗金壶的罪名,顶多也只是在脸上刺字而已,何至于判决死刑?

凤云歌则是开口道:“可是,刑部存档的案卷上写的清清楚楚,是因为偷窃数额巨大且屡教不改才被判决死刑的。”

“启禀陛下,此事是刑部尚书乔大人命人屈打成招,草民无计可施,只得在那供状上签字画押。”

随之,凤云歌幽深的目光看向了刑部尚书乔青山,冷声道:“乔青山,此事作何解释?”一时间,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乔青山的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