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3_a5284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丛安安着实一怔,下一秒就会意封十五的意思。

她默声看着封十五的侧脸,温文尔雅,却又清冷疏离。

好像能读懂她的心思一样。

丛安安知道爹地很看好封十五;用卫康的话说,封十五是他们的小头目!

也就是老板丛刚不在申城的时候,又或者去避世了,他们得听从封十五的安排。

一个让爹地看好的家伙,应该是个不好惹的家伙!

“说什么,我听不懂。”

丛安安本能的掩饰着自己。她可不是轻易就能被别人套出话的女孩子。

“给林晚的香水,我已经去做过成分分析了。”

封十五一边慢声悠然的询问着丛安安,可目光却一起追逐在去安全岛接林晚的封小虫身上。他要确保小虫兄妹俩平安无事。

丛安安这下是真愣住了:这瓶听话香水不是已经被自己没收过来了吗?他怎么还能去做成分分析?

余晖落幕女孩湖畔念想清纯唯美

“不想说,还是不能说?”

封十五侧身正视着目光有些闪烁的丛安安。他的面容,一派清冷。

丛安安抿了抿自己的嘴巴,“我想进客房里看望我爹地,可不让!所以我只能给林晚用上听话香水……”

“听话香水?呵!”

封十五冷哼一声,“应该知道:就是给林晚的听话香水,麻痹了我的警觉,让我义父封行朗成功的从家里跑出去……差点儿就闹出人命来!”

丛安安默了一会儿,“不会告诉我爹地吧?我已经被我爹地关过禁闭了!”

“我要想告诉我师傅,还会在这里跟先通风报信吗?”封十五淡淡一声。

“多谢!”丛安安哼了一声。

“安安,那东西哪儿来了?”封十五紧声问。

“我跟小虫最近在学习化学药剂的配制,自己现学的!”丛安安回应。

“安安,我师傅最近身心俱疲,不要再给他添乱了!”

封十五并没有过多的去指责丛安安的不是,而是在正向的引导她。

“我爹地好傻!”

其实丛安安的言外之意是:小虫子爸爸实在是太坏了!

“安安,要知道: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生活方式!守护封行朗,应该是爹地后半辈子的使命!改变不了他的!”

封十五能理解师傅丛刚为什么每次都会冒死的守护封行朗。

“那就可以不要我这个女儿了吗?”丛安安嗅着鼻子。

“或许在我师傅的生命中,只是个美丽的意外!”

封十五再次看向丛安安,“安安,是个聪明的女孩儿,要做的,也应该做的,就是完成爹地的心愿!而不是忤逆爹地的意愿!”

这些大道理,丛安安是懂的;但她真的很难接受。

“安安,不要总想着自己要全数的霸占爹地……”

见丛安安不说话,封十五又补充说道, “爹地永远都不可能只属于一个人!”

“那为什么小虫子爸爸可以霸占我爹地?我爹地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为他操心!”

丛安安不满的情绪似乎有了发泄口。

“从我师傅,也就是爹地被封行朗救起的那一刻,就注定爹地会为了报恩而活!”

其实封十五又何尝不是这样呢。

他留在义父封行朗身边,也只不过是想得到他的认可。

“那我呢?我爹地生了我,却又不想多管我!就知道给小虫子爸爸还命!”

丛安安的声音带上了微微的泣意。

“安安,为什么不能顺着爹地的意思呢?”

封十五轻吁,“那样跟爹地,都能顺心如意,不是么?”

“可我真的好心疼我爹地!”

丛安安嗅着鼻子,“什么危险的事情都是他去做……安安好害怕失去爹地的!”

“安安,其实爹地是爱的!从一出生开始,就已经教会独立了!”封十五静静的看了丛安安几秒,“安安,要是真心疼自己的爹地,就不要给他添乱了!要是封行朗出了什么意外,我师傅下半辈子,都会在自责和悔恨中度过!封行朗就

是我师傅的信仰!失去了这样的信仰,他这个人也会崩塌!”

丛安安默默的听着。

似乎理解不了给小虫子爸爸还命,真的比她这个亲生女儿还重要?!

可事实真相的确如此!

“到时候,就真正的要失去爹地了!”封十五吐出一口浊气。

丛安安抬起头,眸光中稍带惊慌失措。

然后又默默的点了点头,应该是听进去了封十五的这番劝说。

……

“小虫哥?”

看到来接自己放学的又是小虫哥,林晚止不住的朝他身后张望,“十五哥哥也来接我了是不是?”

“看这表情,好像只要封十五来接啰!”

封小虫也没有跟晚晚妹妹多说什么,拽过晚晚妹妹的手腕,就朝保姆车方向拖拽着急急走去。

对丛安安,封小虫都是温情牵手的;可对自己的晚晚妹妹,封小虫直接是拽手腕!连手都懒得牵的那种!

“小虫哥,慢点儿!”

林晚一个趔趄,差点儿被绊倒。

“难道就不想在第一时间见的十五哥哥了?”

这句话对林晚来说,简直就是亢奋剂。

“啊?十五哥哥真的来接我了?”

刚刚还娇里娇气的林晚,立刻像打了鸡血似的,一路朝停车场方向狂奔过去。

今天是封十五亲自开的车。至于原因,就是方便跟随车的丛安安好好聊聊。

看到飞奔而来的封林晚,封十五就觉得自己有些脑瓜子疼。

竟然搞出什么‘听话香水’?

当他是什么?阿猫阿狗?

对于林晚,封十五根本就没有防备,所以昨天晚上才会让林晚得逞。

看来这女人,无论年龄大小,都存在着一定的危险系数。

“十五哥哥……十五哥哥……真的来接我了!”

林晚直接从后排扑到了前排,紧紧从后面抱住了封十五的颈脖。

当时的封十五退无可退,避无可避,又不能给晚晚妹妹来上一拳;

‘吧唧’一声,封林晚就这么肆无忌惮的亲在了封十五的脸颊上。

封十五几乎被亲到不能动弹了。

自己这是作的什么孽啊?竟然被这丫头一而再再而三的缠上?!

要是被义父封行朗看到了,自己怕是长了十张嘴巴也解释不清楚了!

“晚晚,就不能矜持一点儿吗?安安还在车上呢!不要把她教坏哦!”

封小虫实在是受不了晚晚妹妹这样肆无忌惮的亲昵。

“跟安安没亲过吗?少在这里装纯!”

林晚哼哼一声,然后用自己的脸颊像猫猫一样在封十五的脸颊上蹭来蹭去。

“十五哥哥,来接晚晚,晚晚真的好开心好开心!”

封十五就觉得自己有点儿口渴,想说什么嗓子却哑得厉害。

“晚晚,虽然我是哥哥,但已经长大了,是个大姑娘了……还是要跟哥哥保持一定距离的!”

封十五尽量的不去把林晚往早上想。

一直在自己心里默念着:晚晚妹妹只是把自己当成哥哥了!

对!就是只当哥哥!并没有其它的意思!

“对啊,晚晚是大姑娘了!可以谈爱了!”

林晚用双臂紧紧的蜷抱着封十五的颈脖,用小鼻子在他的耳朵和脸颊上左蹭蹭,再右蹭蹭。

滋生起细细密密的痒意,搞得封十五就更口渴了。

“晚晚,即便我是哥哥,也不能这么……这么蹭!”

封十五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,“要是被义父知道了:会……会扒我一层皮的!”林晚哼哼道:“十五哥哥,就这么害怕我爹地么?放心吧,有我在,我爹地要是敢扒的皮,我就先扒我自己的皮……让我爹地心疼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