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正版二维码

神域里,年锦书心里忐忑不安,却又几分信了雪永夜的话,若非相识多年,且有过一段渊源,雪永夜这样的人,绝对不会莫名其妙就对她有情感。

爱也好,恨也好,于他而言,都是多余的。

他是魔王!

魔界之主,他要什么女人没有呢?

年锦书闭着眼睛,心里却七上八下,五百年前,她又是什么人呢?为什么会认识魔王?夜浓那预言,非常凌乱,有一些是上辈子的事情,有一些或许是上上辈子?

她曾经嫁过雪永夜?

啊呸!!

不可能!

年锦书睁眼看到雪永夜,他和素鸢公主长得并不像,素鸢公主娇小玲珑,明艳端丽。魔王样貌却偏冷硬,气质也截然不同,年锦书瞄着他的手,这双手也骨节分明,挺好看的,长得都在她的审美点上,难不成,还真有过一段渊源?

年锦书疯狂摇头,浑身都充满了拒绝。

不要被夜浓影响了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,就算有过交集,那也是上辈子的事情,那已和她无关了。

雪永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小锦书,为何这么看着我?”

紫荆花树下唯美文艺女孩图片

年锦书说,“说一句你可能不爱听的话,我真的,真的,超喜欢雁回。”

雪永夜脸上的笑意,微微转凉,他似怒,又似嘲讽,“你这么挑衅我,难道不怕我杀了雁回?”

“我赌,你杀不了他。”年锦书信誓旦旦,重来一回,掌握了剧本,也让她经历过太多事情,人也变得玲珑剔透,“十一年前,他和凤凉筝掉落魔界,你废了他的修为,若你视他为毕生之敌,你不可能放他回西洲大陆,你只想……废了他。”

男人毕竟了解男人。

雁回那么惊才绝艳,又孤傲自负的孩子,若一朝从云端跌落入泥泞,沾染一身尘埃肮脏,他再也不是清风朗月的君子,阴鸷,残忍,嗜血……一个极端到了另外一个极端。

身残之人,多半心残。

他想毁了雁回!

“我做过一个梦,在那个梦里,雁回失去了所有,他甚至失去了我,他被世界孤立,陷害,他家破人亡,可他始终意志坚定,不曾被心魔所侵。他废了修为,可修乾坤图,也有惊鸿影,慢慢能再修炼回来,他也不曾自暴自弃,放弃自我。他虽一时不及你强,因为你活了几百年,他却只有二十年,可总有一天,他会凌驾于你之上。他也始终站在阳光里,活得坦荡,不染尘埃。”

年锦书一字一句,十分坚定,“他永远,是我所向披靡的英雄。”

雪永夜的目光,瞬时变得阴鸷,可正在此时,灼热的黄沙中,半空幽暗的虚空之门打开,泛着幽蓝的冷光。

雪永夜却巍然不动,定定地看着她。

那目光年锦书无法形象,似嫉妒,又似狂躁,可他非她良人,又囚禁他们于幽州城,年锦书着实无心去顾及他的心情。

虚空之门,只开一刻钟。

年锦书问,“走吗?”

雪永夜缓缓一笑,“既然你对他如此坚定,那……我就更期待,有一天他颠覆你所想象时,你会是什么心情。”

年锦书淡然,“拭目以待!”

两人同时站起,飞向虚空之门。

幻月山庄。

林策守着昆仑镜的虚空之门,楚莺歌端过一杯热茶过来,放置于他的手边,她在宛平城时,也是如此伺候着年凌霄。

对长辈,最有心得。

“爹,你也守累了,喝一杯茶,歇一歇吧。”

林策沉吟点头,对她甚是满意。

虽是和林半夏的擂台赛输了,可楚莺歌稳重,懂事,事后也处处避让林半夏锋芒,没有在幻月山庄内引发继承人之争。

他也逐渐放手,让楚莺歌处理幻月山庄的俗务。

幻月山庄,多年来一直守护魔王宫,是魔王宫一把刀。可谁也不知道,魔王宫具体安排幻月山庄做什么。

他们仿佛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,却得到魔王宫的宠信。

楚莺歌亲眼看着雪永夜带着年锦书进了虚空之门,去了昆仑镜,也亲眼看到夜浓把年君姚和薛岚引去了昆仑镜。

幻月山庄,是虚空之门的守护者。

夜浓是三大秘境的守护者。

林策却负责了虚空之门,他是魔界,虚空之门的守护者。

“爹,你能看到任何来往于魔界的人吗?”楚莺歌问。

林策捧着茶,抿了一口,“这倒不是,有一些虚空之门是仙器自带的,并不能看到,我能看到的是魔界自然而生的虚空之门。”

魔界自然而生的虚空之门,有十七处。

能从虚空之门,通往西洲大陆和其他的秘境。

楚莺歌暗忖,难怪雁回来往于幽州城,幻月山庄却一无所知。

魔界历任虚空之门的守护者,都是魔王的守护者。

因此,幻月山庄对魔王宫,忠心耿耿。

“如果在虚空之门内出事,会掉落到不知名的位面去吗?”楚莺歌如一个懵懂的孩子,虚心求问。

“自然是!”林策见她不懂,忍不住教她,“天下有无数秘境,每一个秘境都有一道门,虚空之门内能穿梭任何秘境,可若是出了意外,在虚空之门内迷失方向,自然会掉落在不知名的位面里。自从西洲大陆和魔界有了冰墙后他,虚空之门成了唯一穿梭的道路,魔界有很多人迷失在虚空之门内,不知道掉落何方,所以渐渐的,极少有人再穿梭虚空之门。”

楚莺歌露出了崇拜的眼神,“爹是虚空之门的守护者,一定能操控空间,真是很厉害,女儿也想学习怎么操控。”

“这是幻月山庄继承人的绝学,不外传。”他还年轻,半夏也很年轻,他有几百年的时间,可以慢慢教半夏。

“好可惜哦。”楚莺歌低着头,掩饰了眼眸里的野心,心中暗忖,魔王和年锦书去了昆仑镜,一定会从魔界的虚空之门里回来。

若是出了一点点意外,年锦书岂不是会掉落到未知秘境里,又或许被空间之力直接绞杀,那可真是太痛快了。

继承人的绝学……楚莺歌轻嗤,林半夏一直围着素鸢公主转动,无心修炼,他也配?

林策淡淡地警告她,“莺歌,你是一个好孩子,专心辅佐半夏,他是你弟弟,心地善良,将来幻月山庄终究会是他来继承,只要你安心辅佐他,他会记得你好。你是半魔血脉,就算再优秀,始终不能服众,懂吗?”

楚莺歌含泪看着他,“是,爹爹,女儿谨记。”

楚莺歌出了书房,危险地眯起眼睛,她要趁着这段时间,等魔王和年锦书回来时,让年锦书丧命于虚空之门内。

她刚想着怎么策划这件事,迎面就碰见林半夏,楚莺歌灵机一闪,迎了上来,“半夏弟弟,你闭关出来了,爹爹刚刚还提到你。”

林半夏不喜欢楚莺歌,可以说是讨厌的。

可论手段,他不及楚莺歌,楚莺歌在幻月山庄内风生水起,很多人都为她所用,很会笼络人心,林半夏看不得她这么左右逢源的模样,不想理她。

楚莺歌说,“半夏弟弟,你闭关期间,公主的离魂症又复发了。”

林半夏冷硬地说,“和我没关系!”

楚莺歌叹息,“我知道弟弟和公主吵架了,可这一次她离魂症很严重,魔王又去了昆仑镜,她一个人在公主殿,不知道会不会出事,魔王还让凤凉筝住在魔王宫,万一他起了歹心,公主就危险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林半夏脸色大变,抛下楚莺歌,匆忙进宫。

楚莺歌冷笑地看着他的背影,心无大志,只有女人,成不了什么气候。

她还要想办法,杀了林半夏。

这样幻月山庄就是她的了。

若是凤凉筝杀了林半夏,那是最好。

若是林半夏杀了凤凉筝,也不错啊,幻月山庄的继承人,对魔王宫阳奉阴违,他也没资格再继承幻月山庄了。

幽州城,魔王宫。

凤凉筝一夜修炼未睡,天边一丝曙光划过灰暗长空时,鸢儿就出现在他身边,仰头甜甜地看着他,凤凉筝一手勾着她的玉佩,这玉佩极是名贵,他是见惯了金玉的人,一眼就能看出玉佩的名贵之处,触手温润,玉佩上如荧光流动,阳光下通透又清澈。

天星魔芋花。

雪素鸢。

鸢儿,驱魔曲,所有的证据,都指向一个可能性,可凤凉筝却不愿意相信,年锦书说没见过画中人,那证明雪素鸢和鸢儿长得并不像。